高培勇:养老金是一种税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30日 点击数: 【字体:

高培勇在财税政策研究方面颇有建树;朱镕基曾称赞他言简意赅,结合国情实际。他如何理解养老金是一种税的观点,又如何看待物价与税收之间的关系?

  高培勇认为,中国实际税率和名义税率之间有差距,因此,看税负应看实际征收。近些年,实际征收率在不断提高,因此,百姓的税负在不断提高。“由此得到一个启示是什么呢?就是随着实际征收率的提升,实际的税率和名义税率之间的这种差距的拉近,税收制度必须与时俱进的进行变革,这是可以得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

  高培勇赞同养老金是一种税,因为无论缴纳者是否自愿,都必须交。“名义上称之为什么不重要,实质内容是对你既定收入的一种割让。”高培勇主张从欧洲高福利政策中吸取教训,财政上要过苦日子。

  高培勇认为,中国税收对物价的影响比其他国家大。选择一些特定税种减税,对降低物价的效果更好。增值税改革是减税,可以降低物价压力。

  高培勇主张扩大直接税,减少间接税。他认为营业税改增值税是一大利好。高培勇建议,中央政府应更多的在税收立法方面给地方政府放权,而不是一味的加以控制。“现在只是在上海搞增值税扩围的试点,那么,要不了多久,起码在十二五期间他是要在全国推开的,那么增值税是中国的第一大税种,而且是中国最,中央和地方政府最主要的共享税种,那么当增值税的范围发生变化,特别是营业税被吃掉之后,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被吃掉之后,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这种财政收入的分享机制肯定要发生变化。”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养老金是一种税

  网易财经:有学者说,养老金实际上也是一种税,您同意吗?

  高培勇:养老金它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它是一种商业的社会商业保险。当你进入老年的时候,这个老有所依,那么就要投保,这是一种商业的保险行为。那么后来有了社会保障,社会保障区别于这个商业保险的最大的差异它是从整个社会的角度考虑问题,因而社会保障它的基本的表象就是强制保险。就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投保,我必须向你去收。所以一旦进入到社会保障的时候,不管它名义叫做收费还是叫做收税,你总是这个在今天买未来嘛,你总要交嘛,那么这是在整个社会角度上的一种统筹了,一变成强制行为的时候,那么就是说你愿意不愿意交,你必须交,它就和税收没有差异了。

  名义上称之为什么不重要,实质内容是对你既定收入的一种割让。你把它称之为税,把它视为税收负担是可以的,但是我们说的养老金,刚才谈的前提是属于社会保障范围内的养老金,而不属于商业保险。

  网易财经:从欧美债务危机方面来看,您认为我们在财税方面有哪些教训是需要吸取的呢?

  高培勇:是这样讲,欧美的债务危机呀,情况有所不同。这个美国呢,主要是这个相对忽视它的财政收入水平,就是扩大财政支出的一种结果,收支之间一旦出现不平衡,出现赤字就要借债;欧洲的问题呢,应当说它主权债务危机之所以出现麻烦,主要在于它的财政制度和货币制度它不统一。货币是欧元,是统一的金融制度,但是财政呢它因为各个国家有分别各自的主权,它就不统一。在这个欧盟范围内制定财政的约束的纪律,目的是在一定程度上要财政往一个方向走。所以它未来的方向、环节或走出目前的主权债务危机,就是财政要逐步向统一方向去迈进,以和统一的货币能够相对接。对中国而言,我们现在目前的财政状况相对非常好。比方说今年财政超收的规模就会超过一万亿元人民币,但是我们也曾经经历过财政极度困难的时候,也必须在财政收支平衡的问题上持谨慎的态度。

  就是一方面要追求财政的这种平衡状态,不盲目的扩大这种赤字,把赤字的这种数量锁定在宏观调控的视野范围之内,另一方面也要注意,从欧洲国家这种高福利的这种政策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当中汲取教训,虽然这些年强调要改善民生,要在民生领域投入很多,这都是很正常的。但是也要注意量力而行,不要把这个福利的标准加得过高。换言之,在财政上我们要有这种过紧日子的这种考虑,要未雨绸缪。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本页
分享到:
责任编辑:小花